深圳建築業協會官方網站
搜索類別:
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通知公告 >> 30周年回眸
 
來源:中鐵建工集團有限深圳分  發布日期:2019/1/8   瀏覽量:1705
深圳建築業網-中鐵建工深圳創業故事

中鐵建工深圳創業故事


中鐵深圳拓荒者

 

40年,改革開發的春風吹遍大江南北。1982年,冒著蛇口建設開山炮激起的塵土,中鐵建工集團20多名首批拓荒者在蛇口半島搭起工棚,開始了深圳創業之旅。40年,在深圳特區發生翻天巨變的背後,不應忘記他們,當年默默耕耘的拓荒者們,他們現在大都已經退居二線,而更多的中鐵建工深圳人仍在創業路上,用智慧和汗水編織著新的故事,點亮著企業新時代創業路上開拓前行的燈塔。

 


改革開放40年

深圳一次又一次地創造著世界“奇跡”

從一座無名小漁村轉變為“中國矽穀”

也不斷鍛造著“深圳速度”的神話

這座城市的拔地而起

離不開建築工人的奮力工作

回望40年

中鐵建工的創業者們還有些故事要講給你聽


1.

>>>工人的速度就是城市發展的速度<<<

不分工種,一人身兼數職 



“那個時候的工地,全是自己幹,包括木工、鋼筋工、瓦工、水電都是靠自己幹的,質量方麵還是做得不錯。”甘定國仰著頭略帶自豪地說。甘定國是第一批駐深老職工,剛進入深圳蛇口最初做的是三類建設,按照他的話來說,當時住的就像鴨棚子一樣,沒水沒電,住所就是用竹子綁成架子,再用竹葉子編一圈做圍牆,房頂就更簡單了,直接用油氈鋪一層,也沒有風扇,每到夏天,出的汗都可以把鋪子浸濕。


甘定國在1969年以瓦工的身份進入單位,這三十餘載,他的工作地點從資陽開始,中途到過鄭州和北京,最後同20多名首批拓荒者一起踏進了深圳這片熱土,開始了他的“兼職生涯”。記憶最深刻的要屬蛇口工業區第一棟廠房,當時連同幹部和職員,加起來一共50多人施工。但因為資金緊缺,沒有機械,隻能靠人工挖基礎的方式施工,6個人一個坑,不分職位、不分工種,全部參加,就這樣挖了一個多月。當時所有人都很齊心,一天幹12到15個小時,不管是誰,都參與過挖基礎,綁鋼筋,打混凝土。若是碰上雨季,隻用一個晚上,才挖出來的土就會鬆動滑落,所有人隻能又下去挖。就這樣沒日沒夜地幹,蓋的廠房越來越多,而甘定國就在瓦工、木工、鋼筋工、水電工、混凝土工……這些工種中隨機轉換,哪裏缺人就補上去。“我不累,也不覺得苦。”望著窗外,甘定國仿佛又回到了曾經那片熱土,眼神中飽含深情、投入和堅定。




時間就是金錢,效率就是生命

 

做資料、做報表、做原材料采購都是李明生的分內工作。1990年,李明生參加了深圳火車站的建設,當時很多建築材料都需要從廣州運輸過來,他每周都會多次往返於深圳與廣州之間,一般早上出門,淩晨回到深圳,睡四五個小時,第二天又開始做卸水泥的工作,“幾天幾夜不睡覺,人工卸水泥,就穿一個褲衩,在肚子這塊全都摩紅了,皮都摩掉了,職工都要卸水泥,包括領導,現在的機關幹部可以說沒有一個沒卸過水泥的。”


當時的時間比金錢還貴重,工作連軸轉,沒有休息的時候,一件事做不完就會影響到下一件事的進程。為了不耽誤工程的施工進度,“先開工,後三類”成了李明生他們工作的基本原則,據李明生回憶在蓮塘那會,他住的旁邊就是料庫,床就紮在水溝上麵,就在上麵睡,周圍要比蛇口好一點,是石棉瓦的,弄上一塊窗戶,拿根杆穿出去,下雨了再把窗戶挪進來。雖然住的艱苦,但也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工作的勁頭。他始終把材料員的基本工作職責銘記於心,砂石料的裝載標準,零星料采購的質量保障,電線,電板,水料的比價額度,即使退休了這麽些年,他都能一一道來。

 



1989年從山東二處來到深圳的奉永鮮深深體會到了所謂的“深圳速度”。在做301工程時,每天都會有班車準時將工人送到工地,若是沒趕上7點半的班車,那就意味著喪失了今天上班的機會。不單是上班時間,整個施工流程都被時間表掐得死死的,比如給定木工兩天時間,從今天下午3點到後天下午3點,不論木工是否做完,都必須換鋼筋工進行下一輪的作業,卡住時間點,再換混凝土工,再換……“你像那個木工,中午、晚上連覺都不回去睡,尤其那個扣件,有時候弄不上,晚上睡覺都要睡到上頭,就怕被別人偷了。一般大年三十都不休息,就是大年初一休息一天。”這就是奉永鮮的工作常態。


“反正就是這樣的速度”,即使後來去做深圳火車站,因為工期卡得緊,焊接、套絲、錘絲都是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來,就算一步完不了,別人也要上。“深圳速度”的崛起不單隻靠“速度”,還有更重要的一點——“質量”。做文錦渡工程時,奉永鮮他們當時已經把兩棟樓的首層打上灰了,但隻因為監理的一句:“你那個鋼筋不合格”,又組織所有人連夜把不要的部分都拆掉,第二天又把鋼筋綁上去,再重新打灰,直到質量真正達標才算完工。


2.

>>>鐵軍精神  責任當道<<<

能忍過去的都不叫事兒

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忍耐、特別能戰鬥——這是中國中鐵曆代秉承的鐵軍精神。也是在這股精神力量的支撐下,培育出了一代又一代的鐵軍標兵。


初到深圳的馬宗喜,還不太習慣這裏的天氣,太悶太熱,重點是蚊子太多。加上當時的基礎坑全靠正式工來挖,挖到底下就出水,這樣一來被蚊子咬起的包,因為長期被浸泡在堿性的泥水中,包就開始化膿,膿往裏鑽,最多可以鑽到肉裏七八毫米。“我數了當時我兩個腿上最多有21個疤。”這樣的環境中,馬宗喜他們總愛把一句話掛在嘴邊,“忍一忍就過去了。”

 

“那次台風,把那個竹葉子房子,竹葉子全吹沒了,隻剩下竹架子,在裏麵就和動物園一樣。”歐曉雲是這樣形容當時的居住情況。那個年代,因為人員稀缺,所以所有人都去背水泥、挖基坑,遇到雨季,基坑就會塌陷,隻能不停地挖下去,幾天幾夜幹下來,工人累成一片,在等待班車來接的空檔,就躺在基坑旁睡倒一片。 就這樣大家也毫無怨言,咬咬牙完成了一項又一項的大工程。




這就是我的責任

王振光算是第一批經學校招生進入工作崗位的人。幹五洲賓館時工期很緊,還被作為香港回歸備用的回歸慶典中心,也是列入深圳的一線工程,所以王振光心裏就一個想法,自己是共產黨員,怎麽也要把工作做好。從1996年2月到1997年6月,曆時16個月的五洲賓館竣工了,也得到了很大認可,成為了以現場保市場的典範,為後期承攬多項重點工程創造了條件。


市民中心就是一個例證,當時深圳分主要負責主塔樓和總工程的承包協調,其中協調施工生產、專業配合、銜接和材料檢驗都由王振光一人負責,他當時還不到30歲,加上市民中心是深圳當時單體最大的項目,所以隻能自己給自己鼓勁,想著必須要做好,做得完善一點。“當時市民中心這個項目已經準備了6台變壓器,核算完了讓拆了兩台,實踐起來也是正好,一舉節約了兩三百萬。”任何一個分配到自己工作範圍之內的任務,王振光都會反複核算,最終拿出最適合的施行方案。


從2006年開始,王振光開始接觸黨務工作,兼職項目黨支部書記的同時還要帶徒弟。“確實這麽多年,我不管在幹什麽,這兩樣都沒有丟,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,什麽事都想做好。”一晃28年過去了,縱然很多時候監管的兩類工作時不時會撞在一起,但王振光也沒有忘記自己的崗位職責,為做好進口設備外商談判工作,自學國際貿易課程;為做好黨務工作,翻閱文件快速落實,力求做到盡善盡美。他在同事眼中算得上是電氣裏的專業黨務工作者,黨務工作中的電氣工程專家。

 

1980年接班的張賢軍是板筋工出身,到現在他幹過的工程,一雙手已經數不下了。2002年開始做安全之後,他越發小心謹慎,生怕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出一點差池。16年過去了,張賢軍依舊在安全崗位上履行著自己的職責,重慶塔是他現在所負責的項目,該項目的基坑是全國最深的基坑,有41米多,加上挖下去的電梯井深度將近49米,而且靠近1號線地鐵,最近的地方僅有4米,所以最大的挑戰就是怕坍塌、開裂。為了保證安全,張賢軍晚上經常加班,緊盯錨索穿孔,錨索最長達30米,還有塔吊安裝、設備吊運等等。“這個是必須的,自己不去盯不行,不然不放心,任何環節都不能出問題。我是總監,做安全最主要就是責任心要強。”


3.

>>>一輩子一件事  總有虧欠<<< 

1980年參加工作的劉忠,當時主要做的是生產預製板,拚裝焊接。1987年時,他被派去了伊拉克,8個月之後回到上海,一呆就是十多年,項目也做了十多個,再後來就來到了深圳。38年的時間裏,劉忠和家人聚少離多,生活的軌跡趨於平淡,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,從工人-領工員-施工部部長-項目經理-生產經理,劉忠完成了一係列工作角色的轉換,但唯一不變的就是對工作的熱情,“我現在年紀大了,更想多帶帶年輕人,讓他們更快成長。”眼前的劉忠已經把後續的工作規劃好了。


87年接父親班的何平,到現在已經有31年的工齡,在深圳就呆了27年,大多數的工作都是在加工區,後來到了基建隊,幹起了焊工。市民中心的鋼結構就是何平他們做的,那個時候他做班長,從拚裝、焊接到下料都要全權負責。“每天走那過,看得最多的就是那句話——時間就是生命,效率就是金錢。”也是在深圳速度的影響下,何平積極幹活,有速度有質量,在當時還被評上了局先進。工作填充了他生活的大半部分,但他也會經常想家。


“一個人到這邊工作,就顧及不上家人了,一般正常情況是一年回去一次。”如果遇到工期趕的時候就更回不去了,他一般是在春節回去一次,有時候春節過了再回去一兩天,回去與否主要是看這邊的工程情況。有一年,他的父親患上了肝癌,晚期,他請假回到家陪父親,由於不放心工作,沒多久又趕緊回到了工作崗位,家裏的瑣事也就都隻能落在妻子肩上了。“父親是93年去世,母親是97年去世,都比較早。”何平記下了這兩個時間,因為自己忙著趕工,虧欠了父母和妻兒太多。


4.

>>>學習不止步  擼起袖子加油幹!<<<

 




“深圳技術建築研究院、動漫項目、工程部、中海油、重慶塔……”2001年7月正式參加工作的熊春樂列舉了這17年來他所做的工程名稱。這麽多工程項目中,令他印象深刻的要屬中海油項目,也是在這個項目中,他意識到了——隻有不斷學習,不斷更新知識庫,才不會被淘汰。


“我做中海油之前沒有完整地去做完一個項目,我覺得自己的自信還是很重要的。”這是熊春樂做中海油項目的第一個感受。中海油項目的整體施工難度並沒有想象中那麽大,技術難度較大的就是當時的地鐵承載力已經快達到臨界值,如何往下施工控製地鐵變形就成了一大難點。當時熊春樂一直和甲方積極聯係,不停地找專家碰方案,前後去了四五次,最終給甲方提供了一係列措施,包括土方怎麽開挖,怎麽打鋼筋混凝土墊層,怎麽搶地下室基礎底板施工。通過一係列舉措,有效控製了地鐵變形的難題。


提前做好前期策劃,這是熊春樂做中海油項目的第二個感受。中海油項目最大的特點就是工期很緊張,所以他們在前期就把整個工程計劃表排出來,每一個施工細節責任鑒定得都非常清晰細致,確保後期施工的完整性。“這份進度計劃為後續和甲方的合同談判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,所有的參照和依據都在這裏。”也是有了這份前期策劃,中海油項目的工期都控製得非常好,地下室結構施工采用穿插法施工,提前7天完成,地上45層還有群樓,做到了四天一層。


“做中海油有個好的地方,因為當時附近有好幾個大項目都在做,包括春筍,深圳灣1號,我也經常去那些項目看,學了很多東西。”多去其他項目參觀學習,長見識,這是熊春樂做中海油項目的第三個感受。熊春樂每個月都會抽出三五天的時間去附近的工程項目部觀摩學習,最終在項目交流過程中找到工程策劃的新思

路。正如他所說:“策劃就是指向標,技術就是生產力,學習永遠在路上。”

 

前輩的言行對後輩的影響是無窮的。深圳分在這36年來,不斷吸納引進人才,為企業的發展注入新鮮力量。去年7月剛進入工作崗位的楊海強就是其中一員,上學期間,他沒想象過工地現場的情況,直到自己親身接觸了這個工作環境,才感覺到了工人的辛苦。今年,楊海強選上了重慶塔項目部的宣傳委員,“選的時候就想著要多學點東西,更主動地工作,工程的東西都是固定的,先學了就先前進一步,我想給自己定一個目標,多觀察別人是怎麽做的,獨立完成更多的工作任務,有更大的追求,真正隻有做過了才能知道的更多。”這條學習之路,他已經開始踏上並勇往直前。未來,隻有一條路——擼起袖子加油幹!

 
版權所有 2004- 深圳建築業協會    首 頁 - 關於協會 - 廣告服務 - 聯係 - 協會章程